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绝色女白领雅妍,今年二十二岁 [4/5]


「你别闹了,快告诉我吧。」「好啦好啦,一粒药丸或一包粉末便行了,现在要弄这些东西并不困难,有钱万事足。」
「你说甚么?你要下迷药?这是犯法的!她清醒了以后定撕开你的皮!」他的话真把我吓倒了,看来我要加倍提防他。

「美人要险中求的,只要我抱得美人归,事后她要追究,算她胆子也不够大,女孩子就是怕事,更何况是这种事,哈哈哈……」
「就怕你会失手,吃不完兜着走。」「我才不怕,哈,好了,不聊了,我要找美人午膳,等我的好消息吧。」

下线后,我立即关掉 MSN 系统,免得他等会进来后看到我在办工时间做私人事情,也怕他会猜疑我的身份。不多久,他便到来,我自知避开一次,也避不开第二次,只好硬着头皮跟他外出。
用餐时他不断细数自己的优点,我沉默地听着,也懒得回应,不过,我一直注意着眼前的饮品及食物,恐防他真的下药,甚至在结帐了之后才到洗手间补一补妆容。
回到办公室,我按着电话的扬声按钮,叫我的小秘书替我泡杯咖啡,刚才那顿饭吃得太苦了,食不知味,真想好好享受一杯咖啡,放鬆刚才绷紧的情绪。

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工作,咖啡喝完了便唤人取走杯子,继续埋头苦干。可是,不知怎的,房间好像越来越闷热,我脱掉西装外套挂在椅背上,再专注工作。但过了不多久,我更感到有点喉乾舌燥,便又命人倒杯水来。
我匆匆喝过水后,感觉好了一点,继续工作。但是,不知怎的,脸孔越渐发烫,脑海里也浮起了一些胡思乱想,特别是昨晚跟Richard的视像情慾游戏,使我心跳加速,身体更热,小穴也似乎不听话的自顾渗出蜜汁。
我晃一晃头,心里说着工作时间别胡思乱想了,便尽量收起心神,专心地处理面前的文件,可惜事与愿违,依然心神不定,这时案头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按下扬声按钮,电话里的是行销部主任。

「昨天那份计划书你都审批过了,那个客户要求等会四时正在XX酒店的酒廊商量一些细节,然后签署,等会你跟我一同过去,讲解一下公司的状况。」
「好的,」我看看时钟,再回答行销部的王主任说:「你準备好所须的文件,我等会便过来,一同前去。」
我再一次努力拼除杂念,穿起西装外套,执拾一下便离开,因为等会签妥合约之后也不用再回来了。
我走到行销部,王主任就在前面等着我,他的身旁还有Paul。

「他是新来的行销部主管Paul,之前你们见过面了。他会跟着去学习一下。」王主任介绍道。
「嗯,走吧。」我没有多看Paul一眼,便逕自朝升降机大堂走去。

在出发途中,Paul多次在我身旁擦过,故意地装作无意碰触我的身体,不过,不知怎的,他的每一次触碰,都使我心惊胆颤,不!也不可以这样说,是让我心跳更快,情绪更紧张,也不晓得怎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在倾谈合约的时候,那几个客户想当然的都惊歎我的容貌,酒杯往来之间,常常摸我的手,目光一直在我半截裸露的大腿上停驻。我并非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客户,这次情况却明显不同,以往我只觉噁心及讨厌,今次却觉得有点儿兴奋。
也不知是否酒精作祟,我的身体热得似被火烧,客户的目光更挑起我的情慾,小穴一直渗着蜜汁,真怕连裙子也被湿透。好不容易终于完成了,送走了客户,王主任便带同文件回到公司,并吩咐Paul不用再回去了,算是下班了。
王主任离开之后,我也立即掉头走,但胳膊被Paul捉住了。「干吗急着走?我请你吃顿丰富的晚膳吧。」

因为身体怪怪的,我只想回家,便拒绝道:「不了,再见!」
可是他仍紧捉着我的胳膊,不让我离去,说:「一次吧,就这一次,要是今天晚上我仍然不能感动你,我会不会再约会你。」
「你此话当真?」「真的,我发誓。」

好。为了免除日后的麻烦,即使脑海已经有点昏沉,身体也发烫得厉害,也要坚持这个晚上,好叫他永不再纠缠我。「好吧,地方你选。」
他想挽着我的手臂前行,但被我坚拒了,他摆摆手,我俩便各自各的走着,他选了一间光线非常阴暗的日式混和着西餐式的餐厅,大厅灯火光明,但包厢却有另一番风情,包厢运用了西式餐厅的照明设计,房间里的灯光昏昏黄黄,桌上有一个烛杯,里面点燃着一点烛光,气氛与情调都十分浪漫。

侍者引领着我们到餐厅最角落的包厢里,包厢是特别设计出来的,有敞门遮掩,像个小房间,这个包厢之外还有几个,只是这个在最内层。用膳是席地而坐的,地上铺着塔塔米,座位上则是舒适的坐垫,还附有靠垫放在坐垫旁边。
「你真会选地方,还订位了,你知道我一定答应你的邀请吗?」

「只要我说会放弃追求,你会不答应吗?刚才你不就是为了这样才答应我吗?」他说着,一张脸越靠越近,几乎鼻尖碰鼻尖了。
我立即往后移,说道:「别靠那么近,哼!想不到你还挺聪明的。」
「我一直都是这么聪明,只是你低估了我而已。哈哈哈……」

我不理会他的骄傲自大,点了食物,他又点了一瓶清酒,我本不想喝,但想到只要今晚依然拒绝他,我便能逃过大难,也就勉为其难的陪他喝着。我也想起他早上说过的话,老盯着他倒酒,不过,人有三急,我还是要到洗手间一趟。
在洗手间里,看到内裤上依然湿淋淋的,我用面纸尽量印乾水份,且奇怪着自己今天怎么老是不对劲,昨晚情慾游戏的画面老在脑海里浮现,连以往故意暴露时的种种画面也纷至沓来,使我情慾一再高涨。但是,今晚的事不能再拖,收拾好心情便离开洗手间。

洗手间回来后,他又要越我碰杯,我故意倒掉那杯酒,自己再倒过,他也没有多言,可是,再多喝几杯以后,我便示意不要再喝了。我也不晓得自己的酒量怎么差了那么多,我的头脑越来越昏沉,我褪去西装外套,疲倦地挨进背后的靠垫里,伸直了曲着的腿,舒适地靠着。

「怎么了?我们的行政部主任怎么这样不胜酒力?」
「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也许今天身体有点儿不适,我想,我也该回去了。」
「不用急,你看,你的脸红得像苹果,真叫人想咬一口。」说着,他又突如其来的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「你……你干甚么啊!谁说你可以吻我的!」我立即挺直腰背端坐起来,叱喝着说。

「也没有人说不可以啊!」说着,他已坐在我的身旁,紧贴着我的手臂,且用手圈着我的肩膊,并把头靠在我的脖子上嗅着。
「你干甚么啊!别碰我!走开!」我试图推开他,才发现我竟然使不上一点力气,双手软弱无力的,也或许是他的力量太强吧,或者是我真的生病了。
我没能力推开他,也只好让他拥抱着,可是,他的拥抱只我更迷乱,他身上的男性气息使我不禁浮起性幻想,幻想他会推倒我、强吻我、抚摸我……噢!我的天啊!我在想甚么哩!我怎么能对他有幻想,何况我只有这个拒绝他的机会,好叫他日后别再烦我,我是不能容许他侵犯我的!

「大美人,别挣扎了,我知道你也很想渴望有男人抱你、亲你,我的拥抱不能挑起你的性趣……啊!不!是兴趣吗?」他笑得狡猾,说毕便快速地吻到我的嘴巴上。我欲别过头,可是,他的一只手紧按着我的后脑,使我无法动弹。
我紧闭着唇,可是他的攻势太凌厉了,我也无法呼吸,终于檀口微张,他的舌头便长驱直进,捲着我的丁香小舌,疯狂的吻我。我的理智要我拒绝,可是我的心里却欢善极了,压抑了一整个下午的热情火焰已被他的吻燃起了,变成熊熊烈火!

我的理智仍然存在,我努力压下反吻他的慾望,像过了千百个世纪,他的嘴巴终于离开了我的,我大口大口地吸着气,胸脯高速起伏着,还好,还好我仍能控制得到自己的行为,假若我倒过来吻他,就是败下阵来,要被他拴住了。
「我吻得不好吗?怎么你不回应我呢?」他现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。

「你别太早开心,要不是你按着我的头,我便不会一直被你吻着,哼,你好大胆,竟然偷吻我!」
「我是运用我的男性魅力来溶化你啊!这也是追求招数之一,要是你喜欢我吻你,不也等于接受我的追求吗?」他顿一顿,伸出舌头舔一舔嘴唇,又接着说:「你的嘴巴好香,真叫人想一亲再亲。」
说着,他依然紧紧地拥抱着我,另一只手已在我露在裙子以外的半截大腿上抚摸起来。我立即拉开他的手,可惜依然徒劳无功,我放弃了,我在想,只要我行为上坚持得住,我还是会成功的。

我愤怒地瞪着他,但随着他的抚摸,我已渐渐低下头,看着他的动作,我的身体内的熊熊烈火也越见猛烈,如果用「慾火焚身」来形容我当然一刻的情况,就最贴切不过。我甚至想呻吟起来,为甚么,为甚么今天我会这么反常。
突然间,我脑海中灵光一闪,愤怒地问道:「你在我的饮品里下药了吗?」

「想不到这么快便被你识破了,厉害!果然是女强人!在你的咖啡里和那杯水里我都早就下了药,加上你一直下来都在喝不同的酒,药效当然更是强烈了。刚才你倒掉的那杯酒,酒杯里都被我涂满了药粉,儘管酒被你倒了,但我涂得很多,杯里还黏着不少哩,所以哟……你是逃不了的。」

他顿一顿,又接着道:「不过哩,我从来不强人所难,只要你忍受得住我的挑逗,不作出任何回应,我是说,行为上的回应,我知道生理反应是抗拒不了的,我才不会那么撒赖,哈哈哈……不过,我看你也撑不了多久!」
「你卑鄙!哼!难道要我给你挑逗一整晚吗?」

「当然不会,现在七时二十分,九时,九时正,要是我还不能使你行为上有所回应,我就放过你,就让我看看你的理智能维持多久,能否撑得过这一个多小时,哈。」
「好!君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虽然你耍的手段已经不算是个君子,哼!」唉……我怎么会料到这样也能给他做手脚的,以后泡咖啡还是亲力亲为的好,如今真是骑虎难下,情慾高涨的我,真的能撑得过这一个多小时吗?不过,撑不住也要撑下去,不然不知道他还要纠缠到甚么时候。

如今的情况是,他与我并肩坐在我的右边,彼此背后都靠在靠垫上,其实,应该说他靠在靠垫上,我则靠在他怀抱之中,他的左手揽着我的左肩,右手在我的大腿上来回爱抚,虽然我无力掰开他的手,依然毫无作用的作势强要拉开他的手。
因为他的抚摸实在令我心猿意马,我惟有不时用手阻碍他的抚摸,好使他抚摸得没那么畅顺,我也能多撑一会儿,我真的不想失陷,想起他曾在MSN里跟我说过的话,我一定要坚持到底,何况……我还是黄花闺女,处子之身,岂能糟蹋在如此恶劣之徒的手上,要是这样,我宁可不要做人了!

不过,我的阻拦似乎没多大作为,动作上本能的一再阻碍他的抚摸,心里却又暗暗渴望他越摸越上,摸到我的大腿根部,也不自禁地幻想他搓捏我的小珍珠,让我再尝尝那次在公车上试过的奇妙感觉。
噢!不!这个时候我不能再胡思乱想,越想下去我只会越快失陷。这时,他的手真的越摸越上,摸到我的大腿内侧,感觉还差一、两寸便能接触到我的阴户。我的门牙紧咬着下唇,忍耐着想轻吟的冲动。
「要是你想呻吟就放声呻吟吧,最多……呻吟不算是动作回应的一种,我也好想听听你的呻吟,听听有多销魂……」他的笑容很讨厌,简直面目可憎。

听到他的话,即使呻吟不算是回应,不算失败,我也不会呻吟,我才不要给他听到我呻吟的声音,他没有资格听到!除了这样,也是为了捍卫我的尊严。
「你的腿好修长,好有弹性,皮肤也好光滑,不知道你用哪一个品牌的沐浴乳呢?」他靠近着我的耳朵轻声说道。

我没有理会他,因为耳语可是我其中一个失陷弱点,我不能让他知道,不然我会死得很惨,我要忍耐!
就在这时,他扳了扳我的身子,使我整个背部都贴在他的胸膛上,他的左手从我腋下伸到胸前来,隔着衣服揉搓我的胸脯,还不时轻捏我的乳尖位置。
「噢!不要这样,求求你,不要……」我禁不住哀求他,这种节磨真的令我非常难受,心里的情慾之火烧得轰轰烈烈的,快把我烧成灰烬,烧得失去理智了!
「这么快便受不了?如今才过了十多分钟,还有你受哩!要是舒服便回应我吧,我会让你得到释放,再不会这么难受。」

「哼!你休想!」我尝试闭上眼睛,不要看着他侮辱我的身体,可是,眼睛一阖上,那昏醉的感觉更盛,脑海彷似在旋转似的,我心里一慌,立即睁开双眼,沮丧地继续看着他的手在我身上肆意挑逗。
「啊!你的大奶子真棒,一只手也罩不住哩!不行,我要更真切地感受它的弹性。」说着,他的右手离开我的大腿,伸到我的胸前解开我衬衫上的钮扣。
我立即按着他的手,大喊道:「不行!你怎能这样做,绝对不行!」

他仍然笑着,被我按着的手动作一转,也在我胸前搓捏起来,如今他的双手都分别握我的乳房揉搓了。「刚才我们好像没有说过怎么挑逗喔?只是解开而已,又不是要褪去,」他顿一顿,侧着头,又说:「这样吧,要是你给我解开,减少十五分钟,八时四十五分是完结的时间,这样行吗?」

我心里盘算着,十五分钟对这个时候的我来说也是漫长的时间,能省掉多少就算多少,隔着衣服也是被他玩着,倒不如让他解开,省掉十五分钟更划算。不过,这便会被他看到我的双乳……看看没打紧吧?我的双乳又不是长得丑……好,就便宜他一次。

「好,成交。」随着我的话落下,他已急不及待地解开我的钮扣,看着他将我衬衫上的钮扣都几乎解开,只剩下最下面的两颗没有被解开,但这也足够了,他左右掰开我的衬衫,粉蓝色的蕾丝薄纱乳罩便展露在他眼前。
因为我的乳房很是硕大,对于大胸脯的乳罩质料大多很薄的,因为不需附衬垫,所以,细小的乳头微微在乳罩的薄纱上突起,乳罩的设计也是颇性感的,仅能掩着乳晕,深深的乳沟及乳房的上半都都乳罩之外,是何等的令人目眩。
他看到这番景像,也不禁深吸一口气,刚巧这个乳罩是前扣式设计,他毫不费力地便解开了勾扣,乳罩随即左右鬆开,双乳因没有了束缚而微微晃动了一下,似在呼唤着别人的抚摸。

「噢!我的天啊!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美丽的巨乳,连AV里的都没有看过哩!如此巨乳,我还以为会略有下坠,原来巨乳也可以这么坚挺的,我真的大开眼界了!」他的讚歎也使我心神一荡,心里暗暗感到满意。当然了,这次算是便宜了你,哼!

说着,他双手把玩了好一会,忽而揉搓,忽而挤压,忽而扭捏我的乳头,使我不断深呼吸着,胸膛也随着呼吸剧烈地起伏着。我仍然咬着下唇,压抑着呻吟的冲动。
不多久,他将我按下靠在靠垫上,他侧起身子伏在我的胸前,啜吻我的双乳,他的舌头绞着我的乳尖,一阵阵似痒似酥麻的感觉袭来,我看着他的举动,心里的慾望更浓,小穴的蜜汁亦不断渗出,我想,我的小裤裤已湿得不像话了。
好一会儿,他的手圈着我,跨过我的腋下轻轻托起我,在我还不明所以的情况下,他立即拉起了我的裙子,再放下我,然后再将我的裙子拉到腰际,因为裙子是贴身的,就此圈在腰际不会落下。
「不!」我惊喊道,这岂不是都给他看光了?

「别吵!再减十五分钟好了!我受不了了,我一定要看看!」
听到他的话,我偷瞄了一下手腕上的錶,已是七时五十六分了,即是还有半小时就完结。「好,再减十五分钟。」他听到我的答允,也没有看錶,便兴奋地摸上我的内裤。

他隔着内裤摸着我的阴户,这真的不得了!这是最痒的地方啊!我感受着他的抚摸,感到无比舒服,可是,依稀并不足够,就像隔靴搔痒一样,我心底渴望着他会褪去我的内裤,直接抚摸我的阴户、揉捏我的小珍珠!
他彷彿听见我心里的说话,将我双腿屈曲起来左右分开,形成一个M字的姿势,他定睛看着,我感到异常的羞耻,想起昨天晚上跟Richard的情慾游戏,这是我第二次摆出如此不雅的姿势,而这次更是直接被人在面前观赏着,想来我的兴奋感觉又刺激着我,一方面感到羞愧,另一方面却又特别兴奋,期待着他下一步的行动。

他先隔着内裤摸压我小穴的位置,然后又将手指放进嘴里啜着,接着说:「味道很好,你已经好湿了,这样黏着,你不会不舒适吗?不如脱下来吧。」
我看着他这个举动,已经满心震颤,他竟然品嚐我的蜜汁!我几乎开口说好,还好理智仍在,我艰苦地迸出一句:「不行!」要是我答应了他,我就真的栽了,差点被他得逞,我暗吁一口气。

不过,他虽然没有脱下我的内裤,但却另施小计,将内裤掰开勒在阴唇外侧,如今,我整个阴户都暴露在他眼前了。不!可以说是我已在他面前全裸,所有隐秘都给他看光了!我既讨厌又喜欢,是药效的关係吧,不然怎会有喜欢的感觉?
他坐在我两腿之间,一手伸到我的胸前把玩我的巨乳,另一只手则在阴户上爱抚,他的手指在小穴外随便一挖,我自己也感觉到被挖出很多蜜汁,他又啜一啜手指上的蜜汁,朝我淫笑着说:「你看你多么湿,湿得像水管穿了个洞,源源不绝地渗水哩。」

「哼!别说风凉话,要不是你下了药,我才不会这样!」我倔强地说道,才不会在他面前承应自己的兴奋。
他也不再理会我,看着我的阴户,手指带起蜜汁,在我的阴户上涂涂抹抹,然后又说道:「噢!你多久没被人插过了?还是……有没有做过?怎么连这里的颜色都这么娇嫩啊?不论乳头,连阴户都如此新鲜,真是极品!即使上不到你,能看看能摸摸也是荣幸,总算见识过,哈哈哈……」

他的话又使我感到满足,而阴户被他涂抹得滑滑溜溜的,他的手指一转,便找到我的小珍珠,温柔地揉捏起来。
「噢……嗯……」这次,我再无力压抑呻吟了,两声嘤咛夺口而出。我看着自己与全裸并无分别的状况,看着他的目光来回欣赏着我的乳房及阴户,还有我脸上的娇羞表情,他脸上的淫笑从未消失过,如此淫乱的画面,如此挑逗的行为,强烈地刺激着我的感官神经,我真的快失陷了。

他把玩我乳房的手竟然变成作弄似的,不断从乳房下沿向上拍打,使我的乳房不停地晃动着,然后,他又从桌上取来一张新的竹筷,忽而戳着我的乳房,忽而托起我的巨乳,忽而又夹弄我的乳尖,这种更带侮辱性的挑逗使我更加兴奋。
我已发出过一声呻吟,再也不能控制,加上小珍珠被抚摸得太舒服,看着他上下把玩着我的胴体,兴奋的感觉要随呻吟宣洩一下:「啊!嗯……呃……嗄……嗯……」

突然,他又放下竹筷,一手捏玩我的小珍珠,一手伸出两只手指,在我小穴外边挖弄,在这双重刺激之下,我渐渐崩溃了,呻吟变得更加奔放:「噢!呀……呀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嗄嗄……啊………嗯………呀…………」
「真是动听,你的呻吟声使我很兴奋啊,我问你,要不要我的手指再插入一点?」

「我……我……………」我欲说想要,但微弱的理智在脑海中闪出细小的光芒,我立即勒住舌头,困难地说:「我……不………要………呀………啊………」即使说着不要,我还是不能停止呻吟,一边说不要,接着的又是一声声的娇喘呻吟。
「好!你行!还能忍受得住啊!」他眼神闪过一丝失望,其实我也很想他插入一点,那痕痒的感觉侵蚀着我的心神,他的手指只在小穴外边浅浅地挖弄,但小珍珠却越来越热,那阵舒适的感觉越来越使我迷醉。
我再偷瞄一下腕錶,八时十八分了,快完结了!这时,那奇妙的感觉又再袭来,那使全身感到软软弱弱的、下肢酥酥麻麻的奇妙感觉又从小珍珠处传来,我的小腹又一阵一阵地收缩着。
「噢……不行了……噢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不要……喔……」这奇妙的感觉已经让我口齿不清,儘管口在说不要,其实心里已乐在其中,享受着这奇少的快感。

那阵阵酥麻使我第一次尝到高潮迭起的感觉,我的双手紧握着旁边的靠垫,紧张而兴奋地沉醉着,口中呻吟声不断,渐渐地,有股庞大的热浪似要冲出我的身体的时候,停了!该死的Paul竟然在这个时候停止动作!